小头条>正文

河北一景区未迎客遭水毁 投资商“抛财”抢险引关注

2016年08月02日 10:04:35来源: 中国新闻网

河北一景区未迎客遭水毁 投资商“抛财”抢险引关注

陈宇凝望“水洗”后的古槐河河道。此次洪灾中,他的漂流公司基础设施几乎完全被毁。帮助政府打通生命通道后,他才开始组织企业自救、重建家园。 姜文山 摄

河北一景区未迎客遭水毁 投资商“抛财”抢险引关注

漂流公司尚未迎客遭遇重大损失。由于员工在抢救公司财产时被紧急调往抢险一线,大批物资被洪水冲走或淤积掩埋。 姜文山 摄

河北一景区未迎客遭水毁 投资商“抛财”抢险引关注

“失联”的日子,漂流公司职工出动大型机械,在被塌方和泥石流切割的各路段,各自为战抢险救灾。 天野 摄

河北一景区未迎客遭水毁 投资商“抛财”抢险引关注

洪水中的嶂石岩。 天野 摄

河北一景区未迎客遭水毁 投资商“抛财”抢险引关注

洪水中,漂流公司职工徒步在危险路段设置警示标志30余处,公司彩旗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 天野 摄

时近午夜,陈宇在记者采访时睡着了,还发出轻微的鼾声。他的员工说,他太累了,十几天紧绷的一根弦终于松了下来。

陈宇是民营企业河北天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,这家企业投资1.3亿元人民币正在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嶂石岩开发建设峡谷漂流项目。员工所说的“一根弦”,是一场洪水,也是一个约定。洪水来临时,当地官员问陈宇有多少大型机械和车辆,希望关键时刻拉出去救援抢险。陈宇说“好”,在随后“失联”的五个昼夜,他一直信守这个承诺,直到生命通道完全打通才开始企业自救。他抛家舍业参加抢险救灾的故事感动了河北,当地干部群众纷纷称该企业为“良心企业”,称他为“最美投资商”。

位于太行山中段东麓的河北省赞皇县,是全国扶贫开发重点县和河北省“精准扶贫”的主战场。资料显示:嶂石岩峡谷漂流项目是华北规模最大、自然河道最长、基础设施最完善、生态保护最完好的漂流项目,历经多年筹备和半年多施工建设,原计划7月30日开漂试运营。作为石家庄市重点旅游项目和赞皇县“一号工程”,该项目已解决当地村民就业100多人,正常运营势必带动当地经济发展、促进扶贫攻坚工作。

然而7月19日至20日,一场几十年未遇特大洪水给赞皇县带来巨大损失,其中嶂石岩乡雨量最大、灾情尤甚。根据当地官方最新统计,该县11个乡镇、172个村庄受灾,受灾群众达14.1万人,59个村、1.7万名群众紧急转移安置。期间,多个乡镇发生山洪、山体滑坡和泥石流,导致公路、桥梁、旅游设施等受损严重。暴雨和洪水还造成多个乡镇停电和通讯信号中断。

十天之后,中新网记者走访赞皇县,还能感受到这个国家级贫困县“水劫”后的创伤:古老的槐河河道密布大大小小的石头,最大的有几吨重;公路、堤坝被冲刷出一个个豁口,裸露的石头仿佛在诉说洪水来临时的惊恐和疼痛。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河床上蜷缩的一根根枯木,当地人说,它们原本生长山上或岸边,洪水卷裹的沙石“啃”掉了枝叉和树皮,让它们一夜成枯。

深刻体验到洪水威力的,还有河北天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(当地人习惯称“漂流公司”)职工。据介绍,此次洪灾给该公司造成巨大损失,其中防洪大坝被冲毁500多米,全长15公里河道漂流设施被全部掩埋或损毁,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800万元,项目开业运营被推迟至少一年时间。“河道和服务区来不及撤出的物资被洗劫一空,单体四五顿重的叠放的大钢板、成捆的钢管都被洪水冲走,在河道作业的搅拌机、弯管机等大型机械也被冲跑或沙石掩埋。”

“我差点儿把命丢在嶂石岩。”赞皇县政府党组成员、嶂石岩乡黄北坪乡抢险救灾负责人王建国告诉记者,这次暴雨来得非常突然和迅猛。雨前没有狂风闪电等征兆,嶂石岩乡30小时内降水量超过715毫米,很快山洪如注,通往嶂石岩的公路马嶂线当日下午5时左右塌方60多处,交通基本瘫痪。尽管嶂石岩风景区前一天根据县委县政府的安排关闭了景区,并劝返1700多名游客,但山上仍滞留四百多名游客,道路不通、通讯信号中断等情况很容易使游客产生恐慌心理,如不能及时打通“生命线”后果不堪设想。

参加过1996年河北抗洪救灾的王建国第一时间进入灾区现场。“千方百计挽救人民群众生命财产是我第一个念头,但生命是第一位的,危急时刻最主要的任务是救人。”王建国说,考察中,他感受到死亡在逼近:一次,一位农民拼命挥手示意停车,他的车刚停下不到3秒钟,前面的路面“咔吧”一声塌陷;一次,汽车刚刚经过,巨大的塌方体从山上坠落……

陈宇两部手机的通话记录显示,7月19日上午至20日晨,王建国跟他有3次通话。第一次是19日上午王建国提醒他可能发出洪水,要求大型设备上岸,确保工作人员安全,并通知附近群众向高处转移。当晚八点多,由于马嶂线黄北坪路段严重塌方滑坡,县交通部门抢险受阻,王建国希望陈宇调动一切可用机械和车辆,组织人力抢通“生命线”。次日9时,王建国表达相同意见后,陈宇的两部手机信号也相继中断。

这是河北救灾史上最悲壮的一次救援。听到紧急抢险命令后,陈宇立即要求含悲打捞公司财产的员工停止作业,组织机械和人员驰援马嶂线。有工人问“我们的财产怎么办”,陈宇说“不要了”。有铲车司机受雇于企业,问陈宇“钱由谁出”时,陈宇说“政府不出我们出”。

“失联”的日子,抢修马嶂线黄北坪以上至嶂石岩风景区路段,漂流公司是嶂石岩风景区、嶂石岩乡唯一的“王牌”。公司总监、漂流项目负责人王一敏说,嶂石岩风景区、嶂石岩乡没有大型机械,紧急抢险只能暂时依靠漂流公司。当时,陈宇董事长也面临两难选择,但关键时刻喊出了“先安大家,再安小家”的口号,在县委县政府领导下,先他救后自救,成为当地抗洪救灾一面“不倒的旗帜”。

据不完全统计,7月19日晚至25日,河北天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员工在上述路段各自为战,连续奋战5个昼夜,共调用大型工程机械设备70台次,清除公路塌方体9处、公路淤积体15处,修复公路塌陷8处、打通桥涵6座,帮助沿河各村修建过河临时便道11条,帮助村民新挖临时饮水井4口,协助当地政府及旅游部门转移被困游客和受灾群众600余人。

王一敏透露,陈宇董事长亲临现场参加了黄北坪以上至苏家台路段的应急抢险。他带领的小分队徒步找到嶂石岩乡乡长王献民,在其指挥下调动上游服务区机械设备抢修黑龙潭等水毁路段。洪水中,公司职工还冒着巨大危险,步行几十公里在马嶂线沿途设立30余处警示标志,防止发生次生灾害。他亲眼看到职工陈龙、王哲等脱鞋后双脚血泡。

22日,黄北坪以上至苏家台以下公路实现简易通车,在漂流公司开道车的护送下,被困嶂石岩景区的300多名外地游客安全下山。他们纷纷为当地政府短时间内打通生命通道感到高兴,称“很给力”。

黑龙潭塌方滑坡路段抢修完工后,嶂石岩乡乡长王献民在救灾物资发放现场号召村民学习漂流公司“舍小家顾大家”的抗洪精神,现场群众报以热烈掌声。

公路全部抢修通车后,王建国紧紧握住漂流公司施工人员的手表示感谢,并在向县抗洪抢险救灾指挥部的汇报中称:“漂流公司在这次嶂石岩抢险中功不可没。他们出动机械、人力,放弃自己物资的抢救,全部参加到马嶂公路的抢险,还安排工人沿路在危险路段设立警示标志,感谢漂流公司。”县指挥部负责人、县长王涛点赞说:“漂流公司良心企业!!!”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赞皇县委常委、常务副县长宫国恩表示,作为民营企业,漂流公司在大的自然灾害面前,能够做到第一保生命、第二保公共财产,而不是首先保护自己的财产,是当之无愧的“良心企业”,值得全县企业学习。

县政府党组成员王建国则表示,此次赞皇县抗洪抢险救灾在降水量河北最大的情况下,人员伤亡降至最低,主要得益于提前制定预案、科学救灾、把救人放在第一位。像漂流公司这样的感人故事还有很多,洪灾带来了巨大财产损失,但也拉近了政企关系,拉近了党委政府与人民群众的感情。

县旅游局局长陈彦锁也表示,嶂石岩风景区实现无一人员伤亡、无一名游客伤亡、无一房体坍塌,漂流公司功不可没。

采访中,当地村民主动找到记者,表达他们对漂流公司的感谢。苏家台村72岁的村支书王占书说,以前总认为漂流公司是来挣钱的,没什么好感。没想到他们在遭受这么大损失的情况下,还帮助政府和老百姓做那么多事情。

槐疙瘩村支书郑志国透露,该村是个贫困村,漂流公司开工建设后,用了村里几十名劳动力,增加了村民收入。洪水过去,村口桥梁损毁,漂流公司还主动派出挖掘机帮助村民修建了过河临时便道。

陈宇祖籍山东菏泽,在辽宁抚顺长大,是军人后代,爷爷曾参加东北抗联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表示,嶂石岩景区峡谷漂流项目是他多年的梦想,还包括拟建中设施完善的休闲度假区。项目建成后,当地农民不用再外出打工,农产品足不出户就能销售。他坦言洪水来临时自己曾“欲哭无泪”,因为几千万投资打了“水漂”,景区按时迎客的愿望也化为泡影。

至于为何放弃自己物资的抢救、第一时间组织员工参加应急抢险,陈宇告诉记者,其实他当时的心也是纠结的。他当然想先捞自己的东西,但想到了这里是贫困山区,老百姓本来就穷,命万一没了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漂流公司“多抢修一段公路,就能多转移一批群众”。

陈宇透露,漂流公司从7月26日开始企业自救。作为赞皇县遭受水患最严重的单位之一,大量设施被毁,在参加应急抢险过程中,又一批物资和设备被洪水冲走,致使损失再次扩大。目前,该公司正按照县委县政府的安排,积极开展自救和灾后重建。漂流公司“先安大家,再安小家”的抗洪救灾精神也感动了有关部门和银行,有关单位正积极出谋划策帮助企业度过难关,争取其早日开门迎客。(记者 鲁达 陈国林)


[作者:鲁达 陈国林 责任编辑:吴广庆]
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
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