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>正文
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

2017年04月18日 09:11:35来源: 新华社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这是4月9日拍摄的白洋淀内的芦苇荡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这是4月9日拍摄的白洋淀内的芦苇荡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游客在白洋淀景区内观赏荷花(2014年7月6日摄)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朱旭东 摄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这是4月9日拍摄的白洋淀内一村庄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游客在白洋淀景区内乘船游览(4月9日摄)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这是4月9日拍摄的白洋淀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朱旭东 摄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这是4月9日拍摄的白洋淀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朱旭东 摄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渔民在白洋淀水域捕鱼(2015年7月1日摄)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朱旭东 摄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游客在白洋淀景区内观赏荷花(2015年7月1日摄)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朱旭东 摄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这是4月9日拍摄的白洋淀内一码头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这是4月9日拍摄的白洋淀内一村庄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 一条小船从安新县白洋淀的荷花丛中通过(2005年7月3日摄)。 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 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

显示
[作者: 责任编辑:沈亚楠]
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
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