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体>正文

乡贤

2017年05月05日 10:40:50来源: 光明日报

乡贤

插图:郭红松

李春雷

村头一口老井。

井台的青石光幽幽、粗粝粝。毛茸茸的井绳,钩着水桶,颤悠悠地卸下去。水桶浮在水面,不肯下沉。猛用力,井绳一抖,水桶倒栽葱,翻个筋斗,呛满水。往上提,沉甸甸,勒得手疼。他咬着牙,握紧井绳,用尽洪荒之力,小心翼翼地提上井台。

村街瘦瘦的,沟沟坎坎,歪歪斜斜。下雨了,路上挤满白白胖胖的水泡,呼喊着,雀跃着,嬉嬉闹闹地向东奔去。

村东是一片枣林。暮春里,黄灿灿,雾腾腾,氤氤氲氲,宛若一片燃烧的火焰。每一个枝条上,缀满嫩绿的新叶,羞羞的,颤颤的,明眸皓齿,流盼娇喘。最是叶柄上米粒大小的细碎黄花,像一只只小手,像一个个嘴巴,在风中摇曳着,喘息着,嗡嗡嗡,嘤嘤嘤。于是,整个小村,都香起来了,都成了枣花的臣民。

上学了,和张明美、章鸿福等小伙伴一起,坐在破旧的教室里,听老师讲那稀奇的事情,眼里和心底闪烁着明明暗暗的惊喜和迷惘。放学了,饿得满眼晃荡。钻进枣林,偷偷吃几颗青枣。肠胃登时有了支撑,手脚立时有了力量。

枣林旁边,是一个池塘,清水盈盈。夏天里,他常常光着屁股,在里面游泳,躺在水面上,挺着白肚皮。仿佛这就是他的大海,他的世界,他的快乐。

一天,粗糠吃多了,拉不出屎来,疼得躺在地上直打滚儿。街上的万医生跑过来,焦急地揉着,又用手指抠肛门。第二天,他去送治疗费,万医生摸着他的头,又把钱塞回他的手里……

这些,都是他的早年生活,永恒记忆!

他的小村,名叫万庄,位于河北省临西县东南角,与山东省搭界。

和所有胡子里长满故事的农村一样,万庄村的空气里也飘浮着许多传说:廉颇驻兵、乾隆摇鞍等等。是真是假,不好说。但贫穷,是真实的;美好,也是真实的。

1953年7月,他就落生于此。

高中毕业,王殿明揣着饥饿,满眼迷茫,离开了小村……

一晃三十年!

这期间,王殿明始终在位于石家庄市的北京军区军医学校服役。班长、副排长、收发员、保密员、通讯技师、军需科长、军务处处长,直到上校军官。无论啥岗位,都是顶呱呱。

有一个战友,家境贫寒,父母多病。他每月偷偷地寄钱。战友纳闷,直到两年后,才“抓”到原形。他还用自己微薄的工资,陆续资助36名贫困学生。一沓沓汇款单,加起来,5.6万元。

1998年,部队集资建房,分配他一套80多平方米的住宅,需要5万元。他拿不出来,只好借款4.3万。

妻子总埋怨他傻蛋,是一个呆头呆脑的大头兵。女儿呢,笑一笑说,爸爸的颜色,是赤红的。

转眼之间,年近半百,准备离岗。

组织和社会,没有亏待自己啊。儿时的伙伴,有生病的,有去世的,大都生活在困窘中。而自己呢,虽然没有升官,没有发财,但一个农村苦娃子,也算成功,也算圆满。坦坦荡荡,健健壮壮,落下一具好身体,一片好人缘。

想到这里,他点燃一支烟,神仙般眯眯地笑了。

人生不过如此。虽有小遗憾,却也知足矣。

王殿明的发财,简直是一个传奇!

1999年,他正式离职,恋恋不舍地摘下了军衔、帽徽。那些日子,他一直在想,退休了,干些什么呢。

当时,各类民办高校大热,国家号召民营资本介入。

他没有钱,但有朋友,有胆气,有眼光。于是,捷足先登,借款40万,下海经商。

商海滔滔,商机无限。他用真诚、胆略和汗水为刀剑,为钥匙,居然凿通了一条条路,打开了一扇扇门。在部队没有实现的将军梦,居然在商场实现了。

他与5所高等院校合作办学,建公寓,造校舍,承包物业。

奋斗几年,竟然挣下数千万资产。

他的钱,来的是不是太容易了?

有时候,他也想,自己是不是一个投机分子?

但,又是合法的。

只能说,他是一个幸运者!

不管怎么样,聪明人、勤劳人、厚道人王殿明,从社会上,从商海里,特别幸运又合法合理地捞取了一大桶黄金,成为一个富人。

   1 2 3 4  下一页   
[作者:李春雷 责任编辑:吴广庆]
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
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