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>正文

京津冀协同发展调研行:“水缸”拆网记

2017年02月22日 08:17:46来源: 新华社

新华社北京2月21日电题:“水缸”拆网记

新华社记者刘元旭、高博、李鲲

“我原以为退休前看不到潘家口水库水质变好了。”53岁的范兰池感慨地说。他是水利部海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副局长,与引滦入津工程打了整整30年交道,也目睹了水源地潘家口水库跨区域保护的“老大难”。

潘家口水库地处河北境内,却是天津的“大水缸”。近十几年来,随着水库里网箱养鱼的密度暴增,水质下降问题让流域水资源保护部门倍感头疼。但这一次,范兰池相信,潘家口的水质将会变好——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大战略下,潘家口水库正在全面清理网箱养鱼。

早春二月的料峭寒风中,记者进入库区,只见一艘艘满载鲜鱼的渔船,一辆辆前来买鱼的卡车,让小小的码头显得格外忙碌。登上快艇行驶在水库里,水面上曾经密密麻麻的网箱也开始变得稀疏起来。

拆除了网箱,也就摔碎了库区百姓的“金饭碗”,但彰显的却是跳出“一亩三分地”的担当和奉献。

“30年前,引滦入津工程修建水库淹没了村庄和耕地,我们放下锄头拿起网,今天,我们拆网卖鱼再寻出路!”库区养殖户李健民坚定地说。      

一包茶叶与两万移民

祖籍河北,生长在天津的范兰池一直记着34年前第一次喝上滦河水的情景。

1983年,引滦入津工程竣工。竣工之日,天津市政府为让百姓品尝滦河水,给每家每户发放茶叶,刚刚考入南开大学化学系读书的范兰池也得到了一包。

“第一次喝上滦河水时,感觉真是清甜!”范兰池说,上世纪70年代,天津流传着“自来水腌咸菜”这样一句话,因为海河受到海水倒灌的影响,天津的水质苦咸,不能泡茶喝,直到引滦入津工程竣工,天津人民喝苦咸水的日子才结束。

那时的范兰池也许还不知道,这一包茶叶与一口清水的背后,是引滦入津水源地库区几万人民的奉献换来的。

潘家口水库水域面积70平方公里,其中约50平方公里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宽城满族自治县境内。上世纪70年代末,水库开始蓄水,淹没宽城县4个乡镇、17个行政村,共有移民23000多人,其中留在库区后靠的移民万余人,李健民便是后靠百姓之一。

现任桲罗台镇白台子村党支部书记的李健民对那段历史记忆犹新,他们村前后经历了四次外迁,从2700多口人到现在只剩下83户、283口人。

“修建水库后,全村只剩了6亩山坡地。”李健民说,“失去了耕地,大家只能靠打点工、卖点栗子或者在水库里打点鱼卖,生活真是很苦,买大米都是一次只能买几斤。”

1987年,范兰池大学毕业分配到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工作,刚上班第二个月就来到了潘家口水库,此后30年一直都在做引滦入津工程水源地潘家口、大黑汀水库的水质监测工作。“30年前,潘家口水库的水那真是清澈啊!”他回忆说。      

两万网箱与水质恶化

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田地被淹没了,为求生存,没了地的农民们开始琢磨着在水库养鱼。事实上,据当地百姓和干部回忆,水库刚建成时,国家对其功能的定位中除了蓄水等之外确有养殖一项。

桲罗台镇西卜子村村民周凤红在1983年引滦入津工程竣工后就开始养鱼了,不过,据他回忆,最初的十几年,大家仅投放一些滤食性鱼苗,比如白鲢鱼等等,只能维持生计。

2000年左右,有人从外面“取经”回来,养需要投放饵料的喂食鱼,库区周边的人们自此开始大规模发展网箱养鱼。2001年,李健民加入了养鱼行列。他说,这些年养鱼的年纯收入都在20多万元。

范兰池在工作中时时监测着投放饵料和养鱼增多带来的水质变化。他告诉记者,2000年左右,他在水库看到水面上大小不一的养鱼网箱越来越多,而从监测数据看,的确是从2000年开始,水库的水质开始下降。

   1 2  下一页   
[作者: 责任编辑:吴广庆]
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
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